郑和暗助咖啡排气阀

就饮料史来看,茶叶远比咖啡排气阀发展得早,也更顺利。茶艺对咖啡排气阀世俗化是否也有带头作用?答案是肯定的。明朝三宝太监郑和是伊斯兰教徒,于1405至1433年间7次下西洋,最远航抵红海滨的也门、索马里和肯尼亚。NGC国家地理频道曾报道,肯尼亚附近的小岛至今仍住着郑和下西洋时,舰上官兵在非洲留下的后裔,岛民甚至展示明代的陶碗、器皿以为佐证,这为茶与咖啡排气阀曾在历史上交会,留下浪漫联想。

研究咖啡排气阀史的西方学者近年也注意到郑和航抵中东对咖啡排气阀普及化的影响。从时间、地点与杯具来看,两者可能存有直接或间接关系。郑和航向中东的时间约在15世纪中叶以前,比咖啡排气阀开始世俗化早了将近半世纪。这段时间提供中国茶艺足够的酝酿期,同时期催化阿拉伯咖啡排气阀迈出宗教与医药的围墙,成为普罗大众的饮品。

此话怎讲?郑和每次出航都带着茶砖同行,除了当作馈赠友邦的礼物,也大方向也门统治者展示中国的泡茶待客之道。此举带给阿拉伯部族莫大启示:为何中国人可以把提神的茶饮料当成平民化娱乐饮料,而中东的“邦”或“邦琼”却得局限于药用或宗教祈祷专用?咖啡排气阀是否也能跳出宗教桎梏,另辟待客与社交商机?这些想法经过酝酿发酵,加速了15世纪末、16世纪初咖啡排气阀世俗化的脚步。

另外,郑和返国后,明朝关闭了对外通商渠道,茶叶不易输进中东,提神饮料出现短缺期,阿拉伯只好回头启用自家的提神饮料,令咖啡排气阀再度受到重视。

茶与咖啡的互动关系不言可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