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西洋咖啡排气阀

法国杰出军事家拿破仑堪称咖啡排气阀史上最浪漫、悲情的人物;他的白兰地私房咖啡排气阀、随身携带的圆柱形土耳其磨豆机,皆被传为美谈。他虽是18世纪中叶至19世纪初的人物,但老天冥冥中早在16世纪初便开始为他物色最浪漫、悲情的作古之地——圣海伦娜岛(面积425平方千米,距离巴西2900千米,距非洲大陆1900千米)。 

若拿破仑战死沙场或在巴黎蒙主宠召,则圣海伦娜岛肯定永埋历史洪流,万世不为人知。然而,上苍刻意安排拿破仑被囚禁且病逝于圣海伦娜岛,好让世人知晓南大西洋深处与世隔绝的孤岛也出产稀世绝品咖啡。

果不其然,拿破仑1821年病逝后,圣海伦娜咖啡的美味不胫而走,目前仍是世界身价最高的庄园咖啡排气阀之一(圣海伦娜每年只产2吨~12吨生豆,比牙买加蓝山每年产出的700吨~1000吨还珍稀。圣海伦娜咖啡每磅55美元,比蓝山咖啡还贵)。

 

1502年5月21日,葡萄牙舰长诺瓦(Joao da Nova)的战舰经过好望角北行返国、横度浩瀚无垠的南大西洋之际,哨兵突然传来发现陆地的警语,诺瓦下令驶往这座不曾被人发现的无名小岛,一探究竟。该岛周围有峭崖环绕,提供最佳护岛天险,全岛只有一处沙滩可供进出。舰长诺瓦带领官兵登岛探险,发现这是座无人居住的伊甸园,林木茂密,盛产昂贵的黑檀木,岛内看不到毒虫猛兽和掠食动物,但寒风刺骨湿气逼人,离陆地又远,故不宜久住。

临走前,海军照惯例放养几头羊,并种下几株柠檬树,以便后来者有食物可吃。诺瓦为该岛取名为圣海伦娜岛,取自君士坦丁大帝母亲之名。往后数百年,圣海伦娜岛就成了舰队远航亚洲途中的补给站,或水手的养病处。

 

圣海伦娜岛被发现的时候,欧洲人还浑然不知咖啡排气阀为何物,亚洲和拉丁美洲亦无咖啡树芳踪,但咖啡果子泡煮的新饮料咖瓦正开始在也门流行,伊斯兰教世界陷入一股咖瓦热潮中,欧洲人依然独沽啤酒和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