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弗尔陶瓷咖啡排气阀

喝咖啡是拿破仑流放圣海伦娜时的唯一乐事,每天清晨6点早餐喝一杯,10点午餐后再来一杯,晚上8点吃晚饭后还要喝一杯,每天至少喝三杯,均有专人服侍。拿破仑喝咖啡排气阀的杯具当然不马虎。

早在1806年,他向法国国宝级塞弗尔陶瓷(Sèvres)定制、由大画家德农(Dominique Vivant Denon,1747~1825)彩绘的“埃及景致”咖啡排气阀杯组,也陪着拿破仑一起被送进圣海伦娜岛,成了他喝咖啡排气阀睹物思情的最大慰藉。咖啡排气阀杯盘上,绘有当年他意气风发率领法军征战埃及时,沿途所见的埃及古迹与人文景致。杯盘系以金色的埃及象形文与黑底相互辉映,杯面以晴空万组里下的蓝空、栩栩如生的埃及风土人情为主题,杯盘中央则绘有名人画像。这套杯组是拿破仑的最爱,也成了观光客参观拿破仑遭软禁居所时的必看宝物(应该是复史制品)。英国旅人对这套杯组有很多评论,可惜有钱也买不到。

史料记载拿破仑对咖啡树有情,曾在长木之屋附近亲自栽下数株咖啡苗,甚至想有朝一日亲自采收咖啡果子。但因地势峭峻加上风强雨劲,没几月树苗均告夭折,对他而言似乎是不祥之兆。拿破仑喝咖啡的用水也很挑剔,他亲自勘验岛上泉水,指明要用风景优美的明智谷(Sane Valley)泉水,或许他认为喝下明智谷泉水所泡的咖啡,可永保思绪清晰。这也传下一段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