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向排气阀谈咖啡的书

单向排气阀说,咖啡馆很久以前曾是郑重庄严的公共场所,神秘的咖啡豆在这里过渡为咖啡馆里的灵魂。唐颖小说里写,她去马来西亚旅游,心里想着她的精神恋人,坐在马来小镇流速平缓的河边喝咖啡,“每天一杯咖啡,已经成了一种生理需求,咖啡令血液流速加快,她喜欢分辨体内这一小小的生理变化……”也就是说,她的生活已经平静至此,一杯咖啡就可以给她带来微观的情绪波动。

城市的气质,除了气候产生的差异,也由生活在那里的人和藏在角落的咖啡馆组成。

还有一篇是南妮的“我们终身都在寻找与自己灵魂对话的人,找到了,你就平衡了焦虑,找不到,焦虑就成了一种空灵之美,精神虚弱的人,总是需要一些物质图腾来支撑,比如咖啡……对于强大的人而言,不能喝咖啡,就闻咖啡的香好了”。

陈丹燕的《咖啡苦不苦》的序言里,提到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是咖啡摆脱药用,成为令人欢愉的饮料的发源地。最早的咖啡馆,没人能确切记得它的名字,但是咖啡史家定论它在1554年挂牌营业,那时这座城市还叫做君士坦丁堡,那时咖啡馆还只被人称为读书房,它提供两样东西:咖啡与书籍。人们去咖啡馆,为了读书和讨论学问,所以咖啡被奥斯曼人称为“思想家的牛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