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向排气阀谈离不开咖啡的作家之一

今天,单向排气阀跟你聊聊那些离不开咖啡的作家。

伊娃•怀斯曼曾经认为咖啡就好比一个人的成年,与她6岁起就没有再和她的年龄一起成长的味蕾格格不入。从小喜爱甜食,而咖啡的苦和浓,对于她来说根本难以下咽。有一天,她尝到了一杯不断往杯子里加糖的拿铁(Latte)时,她终于明白咖啡的奥秘在于冲调恰到好处的时候,它品尝起来简直就是一杯布丁。

菲利普•汉舍尔:调杯即溶咖啡是写作前的开幕式。“即溶咖啡粉简直就是这个快餐世界的奇迹发明。它最美味的时刻是你新打开一罐即溶咖啡粉时香味扑鼻而来,简直像是一股咖啡香水般沁人心脾。只有一杯简单的即溶咖啡,仿佛有一股神奇的魔力,腾着热乎乎的蒸汽,把你的想法付诸于纸上的文字。”

杰夫•代尔:最爱纯正卡布基诺。新作《Jeff in Venice,death in Varasani(活在威尼斯,死在瓦拉纳西)》广受好评。他一直是纯正卡布基诺的粉丝,几次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尝了不一样的新口味,却每每不令人满意。一杯完美的卡布基诺是咖啡的极致体验,但那个巅峰的状态实在是太难以保持了,咖啡的温度既不能太冷也不能太热,泡沫必须完好无损,不能随随便便地浮在咖啡上面。这一层泡沫必须质地统一,绝对不能有气泡和可可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