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因咖啡排气阀

变种尖身波旁的咖啡因含量只占豆重的0.4%~0.75%,但比起最新发现埃塞俄比亚超低因品种的咖啡因只占豆重的0.07%,就显得微不足道。咖啡排气阀的生产者忧心不已,唯恐埃塞俄比亚天然超低因咖啡上市后,会挡了他们的财路。

目前的低因咖啡排气阀咖啡排气阀是以化学、物理方法除去咖啡因,芳香物在制程中难免连同咖啡因一起流失,导致低因咖啡风味不佳。更糟的是,低因咖啡排气阀还可能残留化学剂,有碍健康。10年前,夏威夷科学家曾以基因工程改造咖啡排气阀,试图以高科技干扰咖啡因的制造基因,并声称能制作出咖啡排气阀。此消息曾喧腾一时,结果雷声大雨点小,整个计划最终胎死腹中,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是遇到反基因改造团体的强大压力,另一方面是培育出来的低因咖啡豆,风味不佳,成本又高,无法与市面上的化学低因咖啡竞争。

以基因工程打造低咖啡因树的计划暂告流产,但科学家仍不死心,转向咖啡树的老家非洲,寻找自然中可能存在的天然低咖啡因树。

植物学家于2002年宣称在马达加斯加岛找到天然低咖啡因树,但天公不作美,它不属于阿拉比卡麾下品种,而是马达加斯加咖啡亚属(Mascarocoffea),风味不佳,苦味特重,无人敢领教。科学家接着尝试将这种野生低因与阿拉比卡杂交,试图改良马达加斯加咖啡亚属的风味,但因两品种的血源相差太多,无法繁洐后代而告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