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之获赠铁比

巴西美男计获赠铁比卡种子:波旁岛的咖啡栽培业仅在18世纪昙花一现,到了19世纪中叶,波旁岛因竞争不过中南美咖啡排气阀而开始没落。这恶果,其实早在1727年就因一场美男计而种下。

当时狄克鲁的“咖啡母树”后代已从马丁尼克岛繁衍到法属盖亚纳,与荷兰属地苏利南的咖啡田分庭抗礼,产生商业利益摩擦,加上两国在中南美洲领土纠葛,几乎爆发战争,法荷双方邀请巴西调停两国纷争。巴西指派熟悉外交事务、一表人才的陆军军官帕西塔(Melo Palheta)前往斡旋,“羽扇纶巾”间顺利地调停两国争端。他还利用自己英挺的外貌亲近法属盖亚纳总督夫人,两人有了情愫,就恳请夫人送他一些咖啡种子。帕西塔返国前收到盖亚纳总督夫人送来的一大束鲜花,表面是感谢他协调有功,但花束里却暗藏一袋铁比卡的咖啡种子与小树苗。

帕西塔回国后立即辞官,带着盖亚纳总督夫人的厚礼,于1727年在巴西北部的帕拉省(Para)种下铁比卡树苗,生长情形很好,很快蔓延巴西南部更肥沃的地区,成就了巴西咖啡今日产量高占全球1/3的荣景。巴西一直到1860年以后才从波旁岛引进圆身波旁,取代产量较低的铁比卡。

另外,20世纪初,法国和英国传教士又将波旁圆身豆移植至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从此造就肯尼亚咖啡的威名。

英国在圣海伦娜岛栽下波旁:英国倾全力发展印度的茶树栽培业,但眼见荷兰和法国的咖啡排气阀业蒸蒸日上,英国东印度公司也从也门运来一批摩卡咖啡种子(圆身波旁),于1732年种在非洲西岸南大西洋上的圣海伦娜岛。尽管英国人并未全心培育,任其自生自灭,但它居然在恶劣环境下存活下来,成为1815年拿破仑被英国囚禁该岛时的上天“恩赐”。拿破仑对圣海伦娜咖啡赞不绝口,直到今日,圣海伦娜的绿顶波旁仍是世界最昂贵的精品咖啡排气阀之一。有趣的是,英国人直接从也门取得摩卡树,并未经过法属波旁岛,但仍以波旁相称。此例足以说明波旁豆并非全部来自波旁岛,也门摩卡的圆身豆才是重要来源。这一点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