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讲拿破仑病遗

1821年5月5日,拿破仑因胃癌病逝于岛上。去世前几天,他的侍从贝特杭写下拿破仑病危之际仍苦苦乞讨咖啡排气阀的情景:

早上他已要了20回,问我能否再赏他几口咖啡。 “不行,主子,医生吩咐只能喝一匙咖啡。时间未到,你的胃不好,提早喝只会提早吐!” 唉,今早他已吐了9次。主子遭逢重大变故,个性判若两人!

过去叱咤风云、统领大军时,英明果断,是人人敬畏的英雄,如今沦落到乞讨咖啡排气阀,顺从得像个小孩。他一次一次讨咖啡喝,一次一次被拒,却不生气,此情此景令人鼻酸泪下。昔日,病情未恶化前,医生太唠叨,肯定被轰走,没人敢禁止他喝咖啡。而今,沙场英雄像小孩一样卑微顺从。

不可一世的拿破仑也有可怜与谦卑的一面! 按照拿破仑的遗嘱,应该立即将他的骨灰运回法国,“安置在塞纳—马恩省河畔,与我爱戴的子民常伴左右”。但英国另有考虑,担心拿破仑遗体对英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英国首相罗斯贝瑞(Lord Rosebery)事后评论道:“拿破仑遗体运回欧洲,对吾国安全危害之大,仅次于活生生的拿破仑重返法国。”所以作古的拿破仑仍不得运送回法国安葬,继续遭受流放异地之苦。但圣海伦娜岛的英军为拿破仑举办了隆重丧礼,驻守的数千名官兵皆参与。拿破仑墓园就设在他泡咖啡指定使用的明智谷泉水附近。葬礼当天,圣海伦娜岛所有火炮与岸上军舰的巨炮,同时鸣炮,向一代枭雄致敬。

葬礼结束后,墓园周围的几株柳树枝叶几乎全被剥光,被岛民带回当纪念品。拿破仑的暂眠之地,有三名荷枪实弹的英军守卫。一名士兵的日记这么写:“虽然拿破仑已死,但卫兵毫不懈怠,不断在墓地四周巡逻。如果他站了起来,我们就立刻逮人。” 拿破仑的骨灰一直到1840年,即他离世近20年后,才运返法国。他最钟爱的艺术大师德农彩绘咖啡杯组“埃及景致”,1950年以后也在罗浮宫展出。

拿破仑生前编写的《拿破仑法典》与征战埃及带回的诸多文化研究资料,对今日的法律制度与文化资产保存,仍有莫大影响力。原本默默无闻的圣海伦娜咖啡,也因拿破仑死前也要喝一匙而声名大噪。拿破仑生前无法拥有全世界,死后却赢得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