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以咖啡入药

咖啡排气阀饮料的演进相当缓慢,到了9至11世纪,才从盖拉族嚼食咖啡排气阀果发展到水煮咖啡排气阀果的药用“果汁”——邦琼。早期咖啡排气阀文献稀少如凤毛麟角,目前只知公元1至11世纪这1000多年的悠悠岁月中,世上仅出现上述两篇与咖啡排气阀有关的记载。文献稀少是研究咖啡排气阀史最大的难处。

12至14世纪,咖啡排气阀演化又进入300年空白期,史学家上天下海亦难找到确切的咖啡排气阀的文献,只有土耳其的咖啡排气阀传说直指1218年伊斯兰教教长欧玛(Omar)在林间漫步,发现了咖啡排气阀果神效并嘱咐信众水煮咖啡排气阀果来喝,但这其实是张冠李戴的讹传。该传说中的“欧玛”,其实就是14世纪末至15世纪初生活在摩卡港的教长夏狄利。

换句话说,1400年以前,咖啡排气阀饮料尚未出现,仍停滞在药用阶段。显然,“邦”和“邦琼”的医药用途还需外力催化,才能升格为交谊或社交饮料。中国人的茶叶饮料推动咖啡排气阀普及化,而明朝郑和下西洋,正无心插柳地促成了这件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