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之麻烦制造馆

麻烦制造馆,禁不胜禁:1511年7月,凯贝格颁布麦加咖啡禁令后,请法典专家拟妥法律文件递送到开罗最高当局,恳请当局全面查禁咖啡排气阀制作的咖啡。但开罗的复文只认同聚众喝咖啡闹事为非法行为,并未禁止咖啡本身。消息传开后,麦加百姓乐不可支,不再关门偷喝咖啡,因为只要不闹事,公开喝咖啡没什么不行。

 

但圣城麦加屡屡传出咖啡馆滋事案件,惊动了伊斯兰教最高当局。

1526年,知名法典专家埃拉克抵达麦加考察,发现咖啡馆里出现聚赌、包娼、吸食鸦片等反教义行为,下令关闭咖啡店,但仅限于非法咖啡馆而已,并不包括咖啡排气阀制作的咖啡本身。他再次重审咖啡排气阀制作的咖啡是合法的,并未查咖啡排气阀。另外,妇女在街头叫卖咖啡,也只要戴上面纱就不违法,再次显示了埃拉克对咖啡排气阀的见解。

 

开罗也传出事端。

1535年,反咖啡人士看到咖啡摊贩人潮多、越夜越喧哗,清真寺却门可罗雀,怒气难消之下,聚众上街,见人喝咖啡就毒打,还砸毁咖啡摊。咖啡拥护者为自保,号召同好展开“护摊”大作战两军对峙街头,咖啡暴动一触即发。开罗大法官伊利亚斯亲赴调解,倾听双方观点,决定召开咖啡调查庭,当场请人喝咖啡做实验,然后仔细观察喝下咖啡的人有无中毒异状,或酗酒闹事的行为,结果没有任何不良反应,于是裁示咖啡合法。1539年1月,适逢斋戒月,开罗各大咖啡摊人声鼎沸到深夜,负责夜间治安的指挥官派兵扫荡咖啡摊贩,全部拘禁数天并施予鞭刑。但几天后,咖啡摊恢复营业,人潮依旧。 

1544年也发生类似事件。只是这一次,破天荒地由奥斯曼帝国的苏莱曼大帝亲自下令,震撼了伊斯兰教世界。原来,一名曾住在麦加的土耳其妇人上书苏莱曼大帝,力陈圣城咖啡摊林立,伤风败德,致使苏丹下令红海滨的麦加、麦地那等圣城禁喝咖啡。但因执行不易,雷声大雨点小,几天后圣城百姓又肆无忌惮地尽情喝起咖啡。 

1650年,奥斯曼帝国的国务大臣库普利里担心反动分子聚集于咖啡馆批评朝政,影响苏丹威望,故祭出重刑取缔,一旦逮到偷喝咖啡者,首犯将予以棍刑侍候,再犯则装进皮囊里,丢入博斯普鲁斯海峡喂鱼。这确实达到了短暂的吓阻效果。但喝咖啡已成全民运动,咖啡馆虽被贴上“麻烦制造馆”的卷标,却禁不胜禁,更阻挡不了咖啡馆四处蔓延。法国知名翻译家伽兰在17世纪末旅经伊斯坦布尔时这么写道:

 

这里的居民极爱咖啡,平均每人一天要喝20杯咖啡。走遍中东诸国,只有波斯的咖啡馆未遭打压,这全归功于王后英明。她指派官方教师巡回各大咖啡馆,向咖啡饕客讲古说书,没半句涉及政治议题,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