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之铎玛榭利

柯奇斯基的“蓝瓶之屋”结束营业后不久,1703年,奥地利萨尔斯堡旧市场诞生一家影响深远的沃进咖啡排气阀之铎玛榭利咖啡馆(Café Tomaselli),持续营业至今已超过300年,是当今第二长寿咖啡馆。铎玛榭利是音乐神童莫扎特(1756~1791)最常驻足的咖啡馆。莫扎特最爱咖啡排气阀——添加奶油调味的咖啡——必点的“艾斯班拿”(Einspänner:黑咖啡铺上手打奶油,以高脚玻璃杯饮用)已成为该馆招牌咖啡。莫扎特的妻子康斯坦泽(Konstanze Mozart)更是将铎玛榭利当作第二个家,最大乐事就是一天内喝完馆内的14款咖啡。铎玛榭利靠着“莫扎特家族的最爱”之誉,历经300年沧桑,依然屹立不摇。

二战后,铎玛榭利差点“失身”变成美式快餐店,因为美军驻防奥地利,不习惯古色古香的铎玛榭利,将之改装为甜甜圈专卖店,焚琴煮鹤之举引起市民不满。1950年,铎玛榭利又重回奥地利人手中,恢复昔日旧观,成了文化界和演艺圈寻找创作灵感的场所。

世界上第一家有历史记录的咖啡馆是 Kiva Han,于1475年在君士坦丁堡的Talchtacalah开业大马士革的Shemsi和阿勒颇的Hekem,是一般公认的有记录的最早的咖啡馆馆主,他们俩于1555年在君士坦丁堡的Talchtacalah开立了一家咖啡馆。

在世界各国不同的语言中,咖啡馆的叫法不同。阿拉伯语是al-maqhah ,波斯语称qahveh-khaneh,土耳其语叫Kahvehane 或者 kıraathane , 法语/葡萄牙语为café, 西班牙语是cafetería ,意大利语是caffè ,德语则是Kaffeehaus。

从15世纪开始,咖啡馆就一直是男人们聚集喝咖啡、聊天、听音乐、读书或下棋的地方,是男人们的社交中心。在奥斯曼帝国,咖啡馆因为是男人艺术家、文学家聚集的地方,曾被称作“智慧学校”;在英格兰,因为流行在咖啡馆讨论时事,咖啡馆成了时事论坛,但你要花一便士买一杯咖啡,因而被称为“一便士大学”;但是后来由于当局者怀疑咖啡馆里的人会反政府,将咖啡馆视作“煽动暴乱的温床”。随着咖啡馆在伊斯坦布尔的兴起,这种新型的社交场所在十七世纪开始流传至欧洲,并向世界各地扩散,直到今天的星巴克式连锁和各种独立咖啡馆。

潮来潮去,日落日出,有些咖啡馆早已是曾经的辉煌;时光荏苒,铅华洗尽,仍有一些咖啡馆接受世界各地的咖啡爱好者的朝拜。让我们来看看世界上最古老、最长寿的咖啡馆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