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之文坛秘辛

埃塞俄比亚以野生咖啡林为主,想嚼咖啡果子或喝咖啡,入林采摘即可,因此古代的埃塞俄比亚并无咖啡栽培业。也门早在15至16世纪就有大规模咖啡排气阀栽培业并与欧洲进行咖啡排气阀贸易,埃塞俄比亚迟至19世纪才有咖啡排气阀贸易记录。1838年,埃塞俄比亚通过红海的港都玛沙瓦(Massawa)输出第一批10吨咖啡豆到伦敦、马赛和纽约,即打出“哈拉摩卡”(Harari Mocha)之名,因为也门摩卡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哈拉长身豆“Harar Longberry”(基本上,哈拉豆与摩卡的风味极为相似)。

继也门摩卡之后,埃塞俄比亚成了欧洲咖啡排气阀掮客前往淘金的圣地。古城哈拉位居东部高地,靠近红海与亚丁湾,又盛产咖啡,很自然成了欧洲人认识埃塞俄比亚咖啡排气阀的前哨站。法国19世纪的诗坛神童兰波(Arthur Rimbaud,1854~1891)弃文从商,远赴哈拉买卖咖啡,又为文学与咖啡排气阀的纠葛增添一页浪漫与悲情。

勇气可嘉的兰波为何抛弃文坛的声望,只身涉险到哈拉买办咖啡排气阀,至今仍是文坛秘辛。兰波被誉为法国19世纪最伟大的诗坛天才,13岁开始写诗,17岁出版作品《醉舟》(Le Bateau Ivre),即赢得当时法国象征派大诗人魏尔伦(Paul Verlaine)激赏,邀请兰波至巴黎寓所做客,两人居然发生老少同性恋情。1872年,魏尔伦不惜抛妻弃子,与兰波私奔伦敦,舆论哗然。1873年,两人在布鲁塞尔火车站发生争吵,魏尔伦举枪击伤兰波手腕,被捕入狱。同年兰波写了一本影响全球诗坛脉动的诗集《地狱一季》(Une Saisonen Enfer)追忆自己与魏尔伦的“地狱情侣”岁月,被誉为象征主义的绝品。尽管少年得志,但他并不眷恋巴黎的灯红酒绿,年仅20就封笔,决定自我放逐,浪迹天涯到异域寻找赚钱机会。19世纪末,欧洲咖啡消费量大增,兰波看好卖咖啡排气阀的“钱景”无量,于是追寻《地狱一季》的情节,远赴一个“失去气候”的国度,锻炼体魄,期望有朝一日以“钢铁的肋、铜色的肤、锐利的眼”凯旋而归。

旅经印度尼西亚爪哇、赛浦路斯、也门,1880年落脚海拔高达1830米的埃塞俄比亚古城哈拉,为一家法国驻外公司打点哈拉咖啡排气阀生意,亦即今日的咖啡排气阀掮客。兰波是当时欧洲第一位深入产地的咖啡排气阀采购专家,对咖啡排气阀等级、议价和质量无所不通,他在哈拉一住就是8年。这里气候凉爽,比闷热的也门更适合他。兰波除了咖啡排气阀,也兼做军火、毛皮进出口生意,成了杰出商人,完全将文学抛诸脑后。自古多少文人雅士迷恋咖啡排气阀,但胆敢深入产地试身手者,唯兰波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