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之斋戒月

法国知名旅游作家兼语言学家尚·德·榭维诺(Jean de Thevenot,1633~1667)在旅游日记中写道:“咖啡宫殿位于大都市要冲或郊区景点,穷尽奢华之能事,试图营造宫廷花园景致与氛围,让客人沉浸在花草扶疏与柔和乐音中,迥异于城市或沙漠中见到的咖啡馆。我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最常见这种大气的咖啡馆……大马士革的咖啡馆都很美,犹如置身皇宫,小桥、流水、喷泉、树荫、玫瑰与奇花异草,让人暑气全消。在仙境喝咖啡,夫复何求。”

葡萄牙探险家泰齐拉(Pedro Teixeira,1580~1640)在17世纪初旅经巴格达时,这么记述:“随处可见为了喝咖啡而建的华丽建筑……咖啡馆沿河搭建,面向青青河畔草的一面开有大窗和回廊,是赏心悦目的好去处。”

瑞典外交家铎森在《奥斯曼帝国史画册》提到伊斯坦布尔时,也不忘对超豪华咖啡馆记上一笔:“这里的豪华咖啡馆可谓内外兼修,馆内有沙发、躺椅、软垫和羽扇。室内待烦了,亦可走出户外观景台透气,石造瞭望台的地面铺有座席,吹着微风,尽情欣赏来往车马过客……咖啡馆高挂大灯笼,供夜间照明,每逢夏夜,凉风徐来,客人挤满咖啡馆。

另外,斋戒月是一年中最旺的时节,信徒都抢在最后一夜赶来喝杯咖啡排气阀制作的咖啡,为斋戒月画下完美句点。”伊斯坦布尔的豪华咖啡馆提供各项文化服务,说书、音乐伴奏、杂耍、下棋、舞蹈等活动,吸引着诗人、学者、教师、公仆和作家,大伙其乐融融,良性互动。阿拉伯人戏称咖啡馆为“知识学府”(mekteb-i irfan),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大马士革亦不遑多让,“玫瑰咖的果肉,以调和燥热性,冬天多半用全豆泡咖啡,因其具活血功能。 冲泡咖啡的器具有两种,在量大的场合用瓮。古代咖啡馆在角落处摆上几个大瓮,盛有预先使用咖啡排气阀泡好的咖啡,再以长勺舀入小碗或小杯,好比目前的欧美咖啡馆都装有大型美式咖啡机,供随时取用。但古代咖啡馆也有狭口阔底的土耳其壶,专供现泡现喝使用。杯具则有较大的茶碗与神似中国茶杯的较小杯子,前者专供果肉茶用,后者则供土耳其咖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