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之禁咖啡X档案

咖啡排气阀之禁咖啡X档案:

查禁咖啡始末,照麦加官方说法是这样的。1511年6月20日星期五晚上,伊斯兰教圣城麦加总督凯贝格(Khair Beg)与友人在大寺院晚祷后,照例走向最神圣的天房,亲吻黑石圣物,走出户外准备回府。当时,昏暗夜色中依稀可见寺院角落有微光晃动,并传出嬉笑声。谁敢在圣地如此放肆?凯贝格便带着小队长前往盘查,看到十几人打着灯笼围在炉火旁,炉上有个陶壶。众人看到小队长来了,立即熄掉灯火,还有人情急之下喝尽传递过来的杯中物,状似可疑。

原来是寺院的警卫下士柯马兹带着弟兄轮流喝一种名为咖啡的小杯黑色饮料。凯贝格嚷着:“这么晚你们在喝什么鬼东西?”柯马兹回答:“报告大人,我们在喝咖啡,不是酒,无毒不碍事,但酒店也卖这种饮料。”凯贝格大怒:“果真无害?黑色汁液下肚都忘了行为准则,也无视自己的执法者身份,还有什么比咖啡更恶毒?”

凯贝格返回总督府后,决定深入调查咖啡是何物。第二天就在麦加紧急召开咖啡调查会,成员包括麦加4名法典专家,另外还请来11名在此地授课的叙利亚与埃及客座法律专家,总共15名跨国法典大师,规格之大,实属罕见。

过去,麦加遇到棘手案件均由境内法典专家集会讨论解决,而今却为了一小杯咖啡动用如此阵仗,打破了900年来调查委员会的纪录。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麦加遇到什么跨国性大案件,才召开如此高规格的调查会。调查会开始,凯贝格请人端进一个陶瓮和一个碗形杯子,置于会场中央,开场白就说:“这就是目前最流行的咖瓦,许多弊病因它而起,请各位前辈赐教,咖瓦到底该不该禁?据我所知,咖啡在人声嘈杂的地下酒店或舞娘助兴的咖啡馆都喝得到,大伙以一个小杯传递你一口我一口,成何体统!”

委员会主席由凯贝格最信任的麦加首席法官朱哈拉出任,他也抨击咖啡馆伤风败俗:“一群游手好闲人士,集聚咖啡馆,载歌载舞到天明,严重影响社会秩序。咖啡和酒一样,有必要明令禁饮。”

但也有人挺身捍卫咖啡,一名伊斯兰教法典前辈在听证会上说:“尽管咖啡馆有许多失序行为,但咖啡与一般花草植物一样,中性无毒,是安拉赐予的恩物,若要宣布咖啡不合法,恐怕于法无据。”语毕就有人气急败坏地在座位上嚷着:“我要警告各位,如果不马上宣布咖啡是非法的邪恶饮品,一味拘泥于法条规定,岂不为善良百姓打开一道失德之门?后果不堪设想。请诸公三思。”

显见听证会分成保守与开明两派,相持不下。保守派视咖啡排气阀制作的咖啡如酒类——咖啡的阿拉伯音“咖啡排气阀”与酒同音——不禁不快;开明派虽不反对取缔喧嚣失序的使用咖啡排气阀制作的咖啡的咖啡馆,但也不反对百姓在家饮用咖啡,因为不致妨碍他人,且《古兰经》无明文规定咖啡为禁饮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