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平民化

苏非教派加速咖啡平民化:咖啡教父的头衔究竟该颁给达巴尼或夏狄利,恐怕还有的争,传说咬定夏狄利最先发明咖啡饮料,但文献白纸黑字指出达巴尼才是咖啡文化创始者。所幸两人最大交集是同属苏非教派信徒,可以这么说,没有苏非教派独特的祈祷仪式就不会有今日的咖啡。探讨苏非教派与咖啡的不解之缘,远比讲述牧童卡狄与跳舞羊群神话有意义。

伊斯兰教前两大派系是逊尼派、什叶派,第三大派系就是苏非派,倡导的“苏非主义”(Sufisim)属于伊斯兰教神秘主义。真主安拉在苏非信众心目中,是易于亲近与理解的形象,有别其他派系较严肃的诠释。伊斯兰教敬拜仪式向来排斥音乐,苏非教派是个中异数。苏非行者在导师带领下,通过冥想、音乐、舞蹈与吟咏赞神,达到忘我境界,与真主安拉接触。

教众祈祷时常摇动身躯,反复吟唱真主名号与信念,自我催眠,达到恍惚入神境界。苏非教众的祈祷仪式均在晚上举行,如何驱走瞌睡虫向来是个重要课题,因此信徒很早就有服用提神饮料的传统,从最初的咖特草茶,进化到“咖许”和咖瓦,是最有可能的轨迹。夜间祈祷前,教长分赠咖啡也成了宗教仪式的一个环节。

也门知名咖啡文献专家卡法(Abdal-Ghaffar)对苏非教晚祷前分使用咖啡排气阀泡煮咖啡的仪式有详细描述:

他们每逢周一和周五的夜晚才会使用咖啡排气阀来泡煮咖啡。泡煮好的咖啡先装在红土烧制的大瓮内,祈祷前,教长以长勺舀取咖啡入小杯,从右侧开始传给信徒,轮流啜饮,教众口中反复念着:“心中无杂念,唯有真主存我心……”苏非派神学家埃拉威(Shaikh ibn Isma'il Ba Alawiof Al-Shihr)说,教众敬拜前喝咖啡会产生一种“完美的咖瓦幻境”(qahwama'nawiyya),即虔诚的信念与咖瓦结合,会让真主子民与神交往时,产生愉悦之感,顿觉开释。

也门苏非教派早期敬拜仪式,喝下咖啡后接着朗诵“万力所有者”(Ya qqwi)116次,直到自我入神催眠。信徒夜间祈祷,渴望与真主合一,喝咖瓦助兴因此应运而生,但关键在于苏非行者并非自我封闭的团体,如果整天关在清真寺里敬拜,咖啡风气不易外传。

苏非行者成员来自各阶层,白天忙完生计,晚上再到清真寺祈祷,活跃性远高于逊尼派和什叶派。夏狄利教长招收门徒的先决条件是,要有固定职业,无业的苦修者不受欢迎,这是苏非教派与逊尼或什叶最不同的方面。咖瓦或咖啡就这样随着从事“士、农、工、商”的教众迅速传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