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之柯奇斯基

无独有偶,维也纳踵武威尼斯,也是靠着打胜仗才与咖啡排气阀下不解之缘。如果没有战争扮“红娘”,威尼斯和维也纳恐怕无法赢得“欧洲咖啡古都”美名,只是维也纳的咖啡奇缘远比威尼斯更值得歌咏。

 

奥斯曼帝国的苏丹穆罕默德四世(Muhammad IV,1642~1693)终日沉迷打猎,大权旁落,任由首相马斯塔法(Kara Mustafa)总揽国政。1683年7月,马斯塔法挥军30万,支援匈牙利摆脱奥地利统治,并借道匈牙利围攻维也纳。维也纳被数十万土耳其大军包围,与城外失去联系,奥地利援军不敢轻举驰援。危急之际,精通土耳其语的柯奇斯基(Franz George Kolschitzky,1640~1694)请缨涉险出城与援兵接触。

他乔装成伊斯兰教徒模样,唱着土耳其军歌出城,瞒过土耳其卫兵耳目,安然抵达奥地利援兵阵地,合谋里应外合大计,再返回被困的维也纳。柯奇斯基向城内的维也纳指挥官捎来援军已到的喜讯,并告知援军进攻的暗号与时间,来个里外夹击,维也纳指挥官才因此打消投降念头。苦撑到9月12日,奥地利与波兰援军终于出手,维也纳守军也很有默契攻出城,土耳其大军两面作战,溃不成军,仓皇而逃,留下大批物资,包括25000个帐篷、10000头牛和5000头骆驼,以及数十麻袋的咖啡生豆。

维也纳市府赠送大批黄金表扬柯奇斯基的勇气,而驰援的波兰国王索毕斯基(John III Sobieski,1629~1696)不知土耳其官兵留下的数十麻袋生豆是何物,以为是骆驼饲料,准备焚毁。柯奇斯基曾与土耳其人相处多年,当然了解这是土耳其官兵用来提神的咖啡豆,要求全数送给他。

取得咖啡豆之后,1683年10月,柯奇斯基就在维也纳开立了蓝瓶之屋(House Under the Blue Bottle)咖啡馆。他刻意穿着土耳其服饰,卖起他最爱的土耳其咖啡。起初维也纳居民喝不惯有残渣的黑水,柯奇斯基加以改良,以滤布先筛掉咖啡渣,再加入牛奶和糖来调味,因此大受市民欢迎,创造出有别于土耳其咖啡的新喝法,即过滤咖啡渣与添加牛奶的新调制法,是咖啡发展史上很重要的分水岭。

柯奇斯基对此功不可没,有人称他为牛奶咖啡排气阀的始祖,即维也纳咖啡——米兰婍(Mélange)发明人。蓝瓶之屋生意虽好,却犹如昙花一现,随着柯奇斯基1694年过世就歇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