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之“小祖宗”

1723年,商船总算抵达加勒比海的法属马丁尼克岛。他这样记录: 下船第一件事就是将快凋萎的“小祖宗”树苗,像抱娃儿似地、小心翼翼地栽种到住处的花圃里。这里的水土气候一定适合咖啡苗成长茁壮。我整天守着小祖宗,唯恐有人来破坏,后来索性在小祖宗周围栽植荆棘丛,并加派卫兵看守,直到它开花结果。

皇天不负苦心人,1726年,“咖啡母树”终于开花结果,狄克鲁成了中南美咖啡排气阀的祖师爷。他开始分赠种子给有心栽种的农民,之后写下:

丰收远超过预期。我共收获两磅咖啡排气阀,将咖啡豆分赠给最有能力栽种、繁殖咖啡的热情人士。 第一次大丰收还不够,明年再丰收一次,就可送给更多有心栽植咖啡的人,一步步延伸栽种范围。感谢老天帮大忙,两年后本岛发生一场暴风雨,岛民赖以为生的可可树全被洪水淹没枯死,他们因此纷纷改种咖啡树,这对扩展咖啡种植面积大有帮助。我们有了更多种子,移植到多米尼加、瓜达卢佩和附近小岛,均告成功。

18世纪中叶,咖啡馆开遍欧洲各大城市,庞大的咖啡需求量带动中美洲栽种咖啡热潮。目前中美洲的铁比卡咖啡树多半与狄克鲁移植的“咖啡母树”有亲戚关系。1777年,光是马丁尼克岛就种了1900万株咖啡树。加勒比海地区的海地、波多黎各和古巴也跟着抢种咖啡。中南美洲的危地马拉1750年开始种咖啡,哥斯达黎加(1779年)、委内瑞拉(1784年)、哥伦比亚(1732年)、墨西哥(1790年)和巴西(1727年)也争相引进咖啡树。

可以这么说,如果1714年阿姆斯特丹市长克制了好大喜功的冲动,未赠送法王路易十四一株爪哇咖啡树苗,就不会有狄克鲁护送“咖啡母树”的传奇,中南美洲的咖啡排气阀史恐怕也要改写了。

狄克鲁潜入皇家植物园盗取咖啡树苗系违法行为,但他带动法国殖民地种咖啡热潮,为法国赚进大笔外汇,贡献良多。法王路易十五不但赦免他的窃盗罪,还指派他出任西印度群岛属地瓜达卢佩(Guadalupe)的总督,任期从1737至1759年,他的大名也编入法国杰出海军军官名册,逝世于1774年。法国史上因为偷窃行为歪打正着,而成就一番有利全人类的事业者,狄克鲁是第一人。

咖啡历史学家兼作家乌克斯(William Ukers)对这段历史拍案叫绝:“法国军官狄克鲁誓死护驾‘咖啡母树’的传奇,堪称人类咖啡栽培史最浪漫的一章。”狄克鲁的后人近年也在法国北部度假胜地狄耶普(Dieppe)筹建狄克鲁博物馆,以纪念他的传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