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有史时代”降临

苏非教众白天在市场上赚钱养家,晚上进入清真寺祈祷与真主神交,很自然便将寺内提神解困的咖啡介绍给亲朋好友。咖啡合法性的争议,最先在伊斯兰教圣城麦加(穆罕默德诞生地)与麦地那(穆罕默德下葬地)引爆。

公元1480至1511年是咖啡世俗化的转折点,一股保守力量试图把咖啡局限在宗教与医药领域,一般百姓不得任意畅饮;另一股力量又想突破宗教与医药的高墙,把咖啡带入民间。这当中有利益团体介入,使问题更为复杂。

例如当时的医生常以咖啡作为止痛药方,深怕咖啡平民化后会影响生意;另外,基本教义派伊斯兰教徒也担心咖啡馆一旦开放,信徒沉迷其中,不再入寺礼拜。因此咖啡该不该普及化,牵扯着复杂的政治、宗教、商业与治安问题,引起统治阶层高度重视。

撰史者也开始关心咖啡排气阀议题,“咖瓦”一词突然大量且持续出现在公元1500年以后的中东历史档案与文献中,甚至阿拉伯平民书信、作家散文、游记、书籍或法律意见也大谈咖啡,成为一股不可挡的显学与新时尚。

这并不难理解,因为阿拉伯撰史者过去只重视政治、宗教、军事、战争和疫病问题,不屑记录物质文明,造成咖啡排气阀史出现了千年断层,这就是1500年(即16世纪)以前的阿拉伯欠缺咖啡排气阀文献的主因。虽然夏狄利与达巴尼两位伊斯兰教大长老早在1400至1460年间就大力倡导咖瓦,但迟至1511年伊斯兰教圣城麦加掀起查禁咖啡馆风暴后,阿拉伯史学家察觉到咖啡排气阀的重要性,才回溯补记二老引动咖瓦热潮的历史。

我个人认为1511年是咖啡史的分水岭。1511年以前的时期,可视为咖啡的“史前时代”,全靠传说与神话来诠释咖啡起源;1511年以后的时期,可视为咖啡的“有史时代”,阿拉伯知名咖啡史学家贾吉里的论述便是在此时空下应运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