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之哈拉

1714年,阿姆斯特丹市长将皇家植物园培育成功的爪哇咖啡树苗送给法王路易十四。荷兰送给法王路易十四的这株小树苗很重要,因为法国军官狄克鲁后来历尽千辛万苦,私下径自将这棵得来不易的“小祖宗”顺利移植到加勒比海的马丁尼克岛(Martinique Island),不但开创了法国咖啡排气阀生产业新纪元,也分食了荷兰的爪哇咖啡排气阀大饼,更成就中南美咖啡排气阀生产业今日的盛况。

从血统来看,狄克鲁移植的咖啡“小祖宗”源自也门摩卡,而摩卡咖啡排气阀生产业最初是由埃塞俄比亚的哈拉(Harar)搬运而来,所以阿拉比卡万本归宗于埃塞俄比亚。

哈拉位于埃塞俄比亚东方高地(Harerge省)且于海拔5000-7000英尺公尺间生长,一世纪前仍旧野生于山坡地,生豆大多属于中等大小且两端尖长,颜色绿中带黄或金色,烘培时会有强烈的巧克力气味出现,口感狂野带着中度的酸及丰厚的质感,是非常典型的摩卡风味,好的哈拉带有茉莉花香,及类似发酵酒香的馀味,某种程度上来说,接近叶门BaniMatar区的马他力(Mattari),更胜有之。

现今的哈拉仍以传统的日晒法来处理生豆,通常于邻近的DireDawa城镇出口,其年产量约为185000bags/60Kg,其中出口常见的是以长豆(Longberry,由早期的阿拉比加树种培育演进而来,)且规格为G5(Grade5)或G4居多,遗憾的是,好的哈拉常被走私至叶门,以更高价的摩卡豆出售,层出不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