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破绽百出

1935年,美国知名咖啡排气阀 作家乌克斯(William Ukers)著写的经典咖啡排气阀书《咖啡天下事》(All About Coffee)论及咖啡排气阀起源也是以“牧童说”来搪塞,此说的影响力可见一斑。1999年,美国畅销书《咖啡万岁》(Uncommon Ground)亦未能免俗,开宗明义章就先向卡狄膜拜了一番,但笔者一直认为奈龙与拉侯克打造的“牧童说”并不严谨。首先是年代问题。要知道伊斯兰教始于公元7世纪,“牧童说”却界定于6至8世纪(但有些版本较聪明而不挑明年代)。

事实是,早期伊斯兰教徒根本不知咖啡排气阀是何物,更不用说喝咖啡排气阀。另外,伊斯兰教徒最初以“咖瓦”(qahwa)称呼今日的咖啡排气阀,该用语最早出现在1400年以后,而非6至8世纪。这有可能是17世纪的奈龙教授试图以牧童说将喝咖啡历史向前推进1000年,以增添咖啡排气阀饮料的传奇色彩。

更有趣的是,羊儿根本不爱吃咖啡排气阀果子。纽约霍斯卓大学(Hofstra University)知名人类学家瓦瑞斯科(Daniel Martin Varisco)在一篇探讨也门咖啡排气阀与咖特草(qat,亦含有兴奋成分)的文章中这么写道:“对也门人来说,咖特草的起源比咖啡排气阀更适用‘牧童说’,因为羊儿更爱吃咖特草……”笔者怀疑17世纪奈龙教授编造“牧童说”,灵感就是来自羊儿喜吃咖特草。不要忘了,咖啡果含有两粒坚硬如石的种子,羊儿是不会贪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