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之大骗局

两派争论七天仍无共识,凯贝格只好请出两名医生——兄弟档的努尔与艾丁——提出决定性意见,化解僵局。如果医生认为咖啡有毒,会影响人的行为,即可径自颁布咖啡禁令。两名医生很有默契地指出,咖啡在夏天属燥热食物,在冬天则属寒性食物,会破坏人体平衡,不宜饮用。

凯贝格最后还安排几位所谓的受害者出席作证,他们不约而同指出,咖啡会毒害正常人的个性和思绪,妨碍睡眠,少碰为宜。

据此,凯贝格发布麦加的咖啡禁令,咖啡馆(严格来说应该是卖咖啡的地下酒馆,咖啡最早就是在这些场所贩卖)被迫关门,囤积的咖啡豆当街烧毁,贩卖咖啡者也遭鞭刑。 医生操控反咖啡运动:这就是官方版的麦加查禁咖啡事件,正反两方证词成了最早的咖啡辩论文献,意义非凡,更让世人了解当时咖啡爆红对社会的影响。

但贾吉里却在《赞成咖啡合法使用之意见》中揭穿这场官方精心策划的大骗局。他指出,整起反咖啡事件,幕后推手不是麦加总督本人,而是兄弟档医生努尔与艾丁。总督凯贝格早就知道咖啡是何物,麦加清真寺院那一幕是添油加醋编造出来。实情是兄弟档医生视咖啡为处方药物,担心咖啡普及化后会影响诊所生意,于是向凯贝格夸大咖啡的毒性,并以“趁早抢功取缔咖啡会受苏丹奖赏,流芳万古”怂恿他。另外,在听证会上提供证词的咖啡受害者身份可疑,实则是市井混混,为了一点好处,不惜提供假证词。

整个事件犹如一场高明骗局,每个人各取所需。 不知是巧合或天意,总督和两名医生皆下场凄凉。1512年,即麦加查禁咖啡排气阀来年,凯贝格非但未受褒扬,反遭撤换,下落不明。两名医生更惨。两兄弟移居开罗,1517年土耳其攻陷开罗,不知何故遭到腰斩极刑。贾吉里表示,“发生什么事,只有天知道。” 麦加查禁咖啡排气阀制作咖啡余波荡漾。

往后数年间,持正反观点的学者或作家大鸣大放,提出论文表达立场,诸如《使用咖啡,一失足千古恨》《压抑喝咖啡冲动》《撤销咖啡禁令》《反驳咖啡有害谬论》等,咖啡究竟是福是祸的论战打得热闹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