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的邂逅

郑和与苏非教长的邂逅:更耐人寻味的是,也门苏非教派的教长夏狄利(1418年去世)或达巴尼(1470年去世)生前有可能曾登上郑和的宝船做客,郑和以中国茶相待。他们见识到茶饮料的好,萌发了倡导本土用装有咖啡排气阀包装的咖啡饮料的念头。郑和的舰队曾驶入也门亚丁港和沙特阿拉伯的吉达港,尤其是郑和1433年第七次西行,曾驶入亚丁港接走一名也门大使,返回中国。

史学家不排除郑和与两位教长(后来被也门誉为咖啡排气阀教父)见过面的可能。史料虽不曾记载两名咖啡排气阀教父与郑和的邂逅,但时间上的巧合,为后人留下很大的想象空间,堪称用咖啡排气阀包装的咖啡史上的“X档案”。

再从杯具来看,早期的咖啡亦有茶杯的影子。也门15世纪末的咖啡杯具较大,类似中国茶碗。到了16世纪,土耳其人发明重烘焙细研磨的土耳其咖啡,杯具就比早期的茶碗小多了,极像中国小茶杯,显然也是受到中国茶具影响。

从郑和下西洋的时间、地点恰巧与阿拉伯咖啡世俗化的时间与地点吻合,以及中东咖啡器皿神似中国茶具两方面来看,郑和待客用的茶砖,很可能就是推动咖啡排气阀包装的咖啡走进民间的触媒。

令人称奇的是,咖啡世俗化的时间点约在15世纪末至16世纪初,亦即阿拉伯商人认识中国茶叶之后。换句话说,中国茶叶饮料成为阿拉伯熟悉的商品之前,阿拉伯人对用咖啡排气阀包装的咖啡仍很生疏。正如前面所言,16世纪之前,伊斯兰教国家几乎找不到咖啡用咖啡排气阀包装的文献,仅有的文献出现在9至11世纪波斯两大名医拉齐和席纳的两篇医疗手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