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之栽培计划

目前中南美与亚洲的咖啡树皆源自也门的两大品种铁比卡与波旁,荷兰人栽培的“咖啡母树”属于铁比卡。

1658年荷兰人击败葡萄牙,将其并入斯里兰卡和印度马拉巴(Malabar)为殖民地,这两个地区早有阿拉伯人偷取也门咖啡排气阀,于是一并成为荷兰的咖啡排气阀生产地。同年,荷兰人又把暖房里“咖啡母树”的种子运往更温暖的斯里兰卡,尝试大规模生产,未料当地农民太懒惰无意生产咖啡排气阀,配合度很低,咖啡排气阀生产计划失败。

荷兰人不死心,1696年和1699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又从印度西部的属地马拉巴移植两批铁比卡树苗至爪哇岛试种(马拉巴的咖啡树是17世纪初阿拉伯人从摩卡走私进来的)。所幸爪哇农民大感兴趣努力栽植,一举成功,开启了荷兰殖民地的咖啡栽植业。1706年,荷兰人骄傲地将一株爪哇咖啡树运回阿姆斯特丹皇家植物园的暖房培育后代,1713年这棵树开花结果,又成了欧洲的“咖啡母树”……

没错,“咖啡母树”确实也引发过争议!有学者认为1616年德波耶克船长盗取的摩卡树才是母株,但另一批学者认为1706年移回荷兰的爪哇咖啡树才是。但不论先来或后至,“咖啡母树”都是荷兰人的杰作,也都属于阿拉比卡的原生种铁比卡,特点是豆形呈长椭圆状,顶端嫩叶为铜褐色,即褐顶铁比卡(Broonze-Tipped Typica)。国人熟悉的曼特宁、蓝山和夏威夷柯娜,皆属于铁比卡种。

爪哇试种成功,荷兰人1718年又把咖啡田扩张到邻近的苏门答腊和苏拉威西。1711年,爪哇输出第一批450千克咖啡豆进欧洲。1721年,爪哇加上苏门答腊和苏拉威西的咖啡出口量暴增到6万千克。到了1731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已自给自足,停止向也门摩卡买咖啡,爪哇咖啡从此与摩卡分庭抗礼,成为家喻户晓的商品。欧洲列强抢种咖啡的竞赛中,荷兰人捷足先登,遥遥领先法国和英国。

然而,荷兰人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在咖啡栽培竞赛上犯了致命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