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之咖啡母树

18世纪是咖啡排气阀制造史重要转折点。荷兰为移植到殖民地而精心培育的“咖啡母树”(the Tree),以及法王路易十四与路易十五、法国海军军官狄克鲁(Gabreil de Clieu)和法属波旁岛,均扮演重要角色,共同执行这场咖啡排气阀世纪大移植的重任,谱出脍炙人口的传奇。当然,英国也没缺席。

尽管在印度殖民地全力发展茶树栽培,但英国因缘际会地在南大西洋的圣海伦娜孤岛种了咖啡树,这里后来竟然成为拿破仑战败的囚禁地,意外捧红圣海伦娜咖啡。 一切得先从“咖啡母树”谈起。亚洲、中南美洲有今日的咖啡荣景,全拜这株母树之赐。

目前中南美与亚洲的咖啡树皆源自也门的两大品种铁比卡与波旁,荷兰人栽培的“咖啡母树”属于铁比卡。一六五八年荷兰人击败葡萄牙,将斯里兰卡和印度马拉巴(Malabar)并为殖民地,而这两地区早有阿拉伯人偷种也门摩卡咖啡,这一并成为荷兰的咖啡资源。

同年,荷兰人又把暖房里“咖啡母树”的种子运往更温暖的斯里兰卡,尝试大规模栽培,未料当地农民太懒惰无意栽咖啡,配合度很低,咖啡栽植计划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