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之啤酒霸主地位

虽然德国植物学家罗沃夫在1582年出版的游记对咖啡排气阀有多加论述,是欧洲第一位出书论咖啡排气阀的作家,但咖啡排气阀一直到1670年才传进德国,比意大利、英国和法国晚数十年。

1679年,一名英国人在汉堡开立德国第一家咖啡馆,点燃火苗,莱比锡、斯图加特和柏林一窝蜂跟进,咖啡蔚为风潮。

德国腓特烈大帝(Friedrich II.der Grosse,1712~1786)到了18世纪中叶开始推出反咖啡措施,遏止咖啡热继续蔓延,因为付给国外豆商的钱越来越多,影响国库收入。啤酒是德国三餐必备的食物与饮料,被视为国粹之一,然而1750年左右,咖啡逐渐取代早餐的热啤酒汤,数百年的早餐文化即将消失。

腓特烈大帝一方面请出御用医师大搞负面文宣,以喝多会造成不孕症来丑化咖啡,另一方面则提高咖啡税和相关器皿、烘焙设备的价格,使得一般百姓喝不起咖啡,从而降低咖啡需求量。

 

德国音乐家巴赫于1734年创作《咖啡清唱剧》,诙谐地唱出当时德国人对咖啡有多疯狂,以及咖啡的争议性。

剧中老爸为了劝阻女儿喝咖啡,不惜恩威并施,不让女儿添新衣或买金银首饰,不准女儿出席友人婚宴,不准女儿步出户外散心,不准女儿在阳台赏风景看路人,但这些都无法阻止女儿喝咖啡的意愿。女儿还频频顶嘴:“我只要有咖啡,一切不在乎……一天不喝三杯咖啡,就像烤架上的羊肉,又焦又干,生不如死……咖啡比情人1000个香吻更甜美,谁想讨我欢心,就快献上咖啡。”最后,老爸气急败坏,“下令”不听话就不准嫁,逼使女儿就范。未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女儿以退为进,先答应了老爸,只要为她找个好郎君就不再喝咖啡,再逼迫未来的老公先签下准许喝咖啡才准一亲芳泽的婚约,终于一箭双雕,喜剧收场,嫁得好郎君又有好咖啡喝。

 

巴赫《咖啡清唱剧》最后一句台词:“就像猫咪不放弃捉老鼠一样,仕女依旧爱喝咖啡,女儿的妈妈,甚至奶奶也爱喝咖烘焙咖啡权收归国有,只有皇家机构才准烘豆,借此管制私人烘豆,进而降低咖啡流通量和消费量。拥有烘豆权者,不是皇亲就是国戚,烘豆权成了一种身份象征。 为了贯彻命令,腓特烈大帝派出大批不适合上战场的受伤官兵充当咖啡“大鼻子”,逐街逐巷嗅出偷烘咖啡的违法者,起到很大吓阻效果。但咖啡排气阀只能禁一时不能禁一世,19世纪初,咖啡又为德国最受欢迎的饮料之一。

今日,德国仍是全球第二大咖啡豆进口国。据国际咖啡组织统计数据,2005年德国进口咖啡生豆达17012699袋,约102万吨,仅次于美国的23189758袋,约139万吨。咖啡与啤酒目前仍是德国人最爱的饮料,三餐必备,昔日紧张状况早不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