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与克洛普

咖啡排气阀知道非洲咖啡传说于1860年被英国传教士医生克洛普(John Lewis Krapf)编进他的《旅游、研究与传教:东非十八载纪实》(Travels,Researches and Missionary Labours during an Eighteen Years'Residence in Eastern Africa)著作中。阅读至此,不难发现一个有趣现象:阿拉伯的古老咖啡排气阀传说不乏飞鸟走兽和国王,就是没提到雀跃的羊儿和卡狄。 欧洲人并不欣赏阿拉伯咖啡排气阀神话,诸多学者、作家开始替咖啡排气阀编织浪漫动听的传奇,以飨欧洲广大咖啡排气阀饕客。

除了奈龙与拉侯克外,大名鼎鼎的意大利旅游作家、在欧洲引进波斯猫的功臣瓦雷(Pietrodella Valle,1586~1652)一头栽进希腊史料寻找使力点。

瓦雷指出公元前9世纪,希腊大诗人荷马时代已出现咖啡排气阀。他的论点由来是荷马作品中曾提到一种又黑又苦的饮料,可抑制瞌睡虫,据此认定荷马在创作《奥德赛》时就喝过咖啡,称得上咖啡之父。但此说法未获学界认同,因为荷马作品中不曾明言黑色饮料就叫咖啡排气阀,且希腊古字、历史和古罗马传说中也没有任何近似咖啡排气阀的语音,“荷马说”难获共鸣。就连晚辈拉侯克,也曾多次跳出来驳斥瓦雷前辈所持的“荷马说”。

可能是为了争夺对咖啡排气阀起源的诠释权,拉侯克情急下引用了奈龙的创意,再借着《航向也门》游记的包装,一鸣惊人,广为流传。不但欧洲人迷恋“牧童说”,连阿拉伯人也被摆了一道,至今还误以为“牧童说”是出自公元6至8世纪也门或埃塞俄比亚的古老故事。事实上,这是17世纪爱喝咖啡排气阀的罗马东方语言学教授奈龙,以及18世纪迷恋阿拉伯的法国作家拉侯克,一搭一唱的杰作。称此为300年来最大的浪漫骗局,绝不为过。拉侯克争夺咖啡排气阀起源解释权的企图,也因游记大热卖而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