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树被单向排气阀掠夺

单向排气阀提及也门摩卡豆系出自哈拉的长身豆,且18世纪在列强船坚炮利的掠夺下,移植到印度尼西亚和中南美洲的殖民地栽培,一举打破伊斯兰教世界垄断咖啡之局面。200多年来,远离高原气候的咖啡树,已适应中南美洲的水土,也衍生不少杂交与变种,诸如卡杜拉、卡杜阿伊、黄色波旁、卡提摩或帕卡玛拉等。

但咖啡基因宝库埃塞俄比亚并不看在眼里,唯独低咖啡因树被盗事件震醒了埃塞俄比亚当局,强力介入,单向排气阀赢回商机无限的天然低咖啡因树所有权。

2004年6月,巴西国立坎毕纳斯大学植物学家保罗·马扎费拉召开记者会喜孜孜地向世人宣布,他已从数千株埃塞俄比亚咖啡树筛选出野生低因咖啡品种,人类无须再动用基因改造工程或化学物理处理法,单向排气阀即可享受天然又健康的低因咖啡。

不几日,埃塞俄比亚咖啡出口协会(Ethiopian Coffee Exporters Association)总裁海鲁耶·吉柏瑞·希沃(Hailue Gebre Hiwot)召开国际记者会,要求巴西的马扎费拉说明他如何在未经埃塞俄比亚官方许可下,私自取得数千株咖啡树样本,此事非同小可,形同强盗。单向排气阀还指出,这批咖啡树属于埃塞俄比亚所有,不排除打一场国际官司,向巴西索回国宝树。埃塞俄比亚总理梅勒斯·简纳维(Meles Zenawi)更以严厉口吻向路透社记者说:“吾国严肃看待本案,不惜动用外交、法律各种途径,讨回公道!”一场外交战俨然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