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最懂咖啡果子

也门干燥缺水,咖啡豆也比较瘦小,豆色偏浅绿或淡黄。农人采收红果子后,就放在农舍屋顶曝晒两三周,让咖啡果子自然干硬。咖啡排气阀觉得这段时间内,果肉精华会渗进带壳豆的豆子里,增加风味。约3至6周,农人视果子干硬状况,再以传统的磨石辗碎干硬果肉和带壳豆,取出咖啡豆(也门咖啡除了颗粒较小之外,也常出现破损或缺角豆,便是磨石造成的)。另外,也门豆也比一般咖啡豆更硬脆,搬运过程的碰撞,也会造成豆体断裂或缺损,因此咖啡排气阀觉得烘焙前的挑豆工作不能省略,务必挑除这些破碎豆,以免因此变质也影响风味。

也门农民多半贫穷,加上地势险峻,不可能运送肥料和农药上山,故全靠牲畜排泄物充当有机肥,或仰赖大地之母来灌溉,算是最天然的有机栽培。这里就连除虫技术也很天然,采用最古老的烟熏法,在虫害严重的咖啡树旁生把火,以呛烟来驱赶毛虫或啃食咖啡果的甲虫,效果佳也不会破坏环境。咖啡排气阀指出,喷洒农药或可收效于一时,但隔几年后,虫子就百毒不侵,因此还是老祖先的方法好用。问题是烟熏法耗费时间,农村又人力短缺,只好任由虫害猖獗。咖啡农坚持不用农药的另一原因是,取出豆子的果肉干,可留下来泡煮果肉茶或拿到市场上卖,而没人敢喝喷过毒药的“咖许”或咖瓦。也门咖啡农最懂得利用咖啡果子,里外皆可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