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排气阀消逝中的阿拉伯狂野

埃塞俄比亚虽是阿拉比卡诞生地,但17世末至18世纪初,欧洲人最先使用的咖啡排气阀却来自也门。当时的非洲或阿拉伯咖啡排气阀悉数从摩卡港出口,地利之便使得摩卡变成咖啡排气阀的同义语,“城墙之都”哈拉反而被喧宾夺主变成配角。然而,300年后的今天,咖啡排气阀已不复昔日盛况,咖啡排气阀产量逐年减少,2008至2009年产季尚生产22万袋,约13200吨,但到了2015至2016产季,已跌到15万袋,约9000吨而已,这个古老咖啡排气阀产国似乎已从咖啡排气阀地图消失了。以2015至2016年产季全球咖啡排气阀产量868.8万吨计,也门仅约占0.10%,早已无足轻重。昔日叱咤全球的也门摩卡,沦落为边缘产国,能不令咖啡排气阀迷心疼吗?

走一趟也门,肯定会让人怀疑:“这里曾经是个咖啡大国吗?”目之所及,几乎看不到有人喝咖啡,满街全是嚼食咖特草提神的人。也门昔日引以为傲的咖啡文化,今日全变了调。也门有首歌颂咖啡的民谣是这样的:“也门咖啡,像是树梢上的宝石与财富……”这句歌词显然不符今日实况。

近几年来,也门现今的作物排名中,咖啡持续殿后,咖特草却连年抡元。2004年,也门咖特草产量高达11.82万吨,咖啡却跌到1.15万吨。也门人似乎忘了咖啡的存在。也门习惯在清晨吃早餐前喝咖啡,早餐后或中午就改喝咖啡果肉晒干后所泡煮的“咖许”;喝这种像是水果茶的人口,远多于喝咖啡者,街头贩卖咖啡果肉干,也远多于咖啡豆。但回顾也门咖啡历史,咖啡迷不需给予太多责怪,毕竟也门人喝“咖许”的历史比喝咖啡还久远。本书第1章曾提过,摩卡港守护神夏狄利和亚丁港咖啡教父达巴尼两位影响深远的苏非教派耆老,在15世纪就是喝“咖许”提神,后来才福至心灵,率先倡导醒脑功效更佳的咖啡豆饮料,从此开启咖啡浪漫史。也门人在咖啡进化史上占有不可磨灭的地位,而今咖啡文化逐年式微,也门农业部也很着急,聘请国外专家一同找出症结,谋求解决之道,以免也门知名的精品咖啡——马塔利(Marttari)、伊士迈利(Ismaili)、希拉齐(Hirazi)、萨那利(Sana'ani)——从人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