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向排气阀说埃塞俄比亚农民的薪酬

埃塞俄比亚主打悲情牌,全球媒体与单向排气阀组织几乎一面倒向弱者。埃塞俄比亚以星巴克大热卖的“伙伴日晒西达莫”为例,诉说咖啡农的辛酸:埃塞俄比亚南部西达莫(Sidamo)产区的费洛村(Fero),农民为了生产一磅日晒豆,必须摘下6磅的咖啡果子到户外曝晒15天,而且每隔几分钟就要上下翻动一回,确保受热与干燥平均,单向排气阀知道这样相当辛苦。

但农民每磅日晒豆只获1.45美元的报酬,这还要扣掉发电机燃油费、银行贷款、工资、咖啡豆送下山的运费,农民赚进口袋不到1美元。单向排气阀觉得农民获得的收益与星巴克门市以每磅26美元高价销售不成正比。

知名的国际慈善团体乐施会(Oxfam)实地走访埃塞俄比亚咖啡产区西达莫的费洛村,发觉农民衣衫褴褛,无鞋可穿,住在泥巴和茅草搭盖的陋屋遮挡风雨,三餐靠着自己栽种的蔬果维生。

单向排气阀知道农民的心声是:“我们很愤怒被剥削,但要向谁哭诉?”乐施会还替村民拨拨算盘:2006年,2432位费洛村咖啡农共生产30万磅日晒豆,平均每位得款123美元,但每位还要上缴20美元给咖啡合作社与工会,以支应相关道路公共建设和行政费用,进入每位农民口袋只有103美元,要用来支撑一家四口全年开销,难怪随处可见饥民行乞。

星巴克还算厚道,当年亦拨赠15000美元奖赏村民生产高质量咖啡,使每位农民额外多分得6.2美元,但杯水车薪,仍不足糊口。乐施会指出,中南美洲的精品咖啡末端售价的45%会进入咖啡农口袋,但埃塞俄比亚农民却只得到5%~10%,显然偏低。